第4章 张炎

2019-07-19 07:31:18
“是什么....?”苗赛凤还没等他说完,瞪了他一眼,立马打断他的话。

张国强摇了摇头,心里暗叹,两姐妹的关系真是越来越差了。

王奶奶的事件之后,小君的名气在村里已经越传越广,村里人纷纷说小君是上天派下来的神仙,能断人间是非,能察民间疾苦。

随着小君被村里人越说越神,同年七月,小君已经上小学了,有一天放学后,他的邻居玩伴张炎,也是他的同学很晚都没回家,张炎的妈妈将村里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,最后动员整个村子的人去学校找,由于去学校的路是一条靠近河水的公路。

由于天气炎热,很少下雨,河床已经下降,有部分村民打着手电筒沿着河边向学校走去,而小君也在这部分村民当中。

走在最前面的是张炎的妈妈,她不断的流着眼泪,声音极其嘶哑的喊着:“我的儿呀,你在哪里呀?这么晚了不回家,不要吓唬妈妈呀。”

“你个娘们,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死了人的声音?我听着瘆的慌。”说这句话的是张炎的爸爸,他跟部分村民走公路,听着河边的哭声,忍不住对着下面吼道。

张炎的妈妈低声哭泣着,心里似乎压了一块让她无法呼吸的石头,而对于自己丈夫的话,她仿若没有听到。

张国强抱着小君跟在她的身后,而在他的身边则是小君的妈妈,周围的其他村民时不时的会朝着四周喊一声“炎子”。可始终却没有人回应。

小君见自己的父亲似乎抱累了,便很懂事的提出自己下来走,张国强有些不放心他走夜路,便自己用手拉着他。

可刚走没几步,小君突然在原地不动了,目光有些惊恐的看着黑暗中不远处的一颗树下。

“儿子,你怎么了?”张国强发现异样,立马轻声问道。

周围很多村民纷纷驻足停了下来,小君的呼吸由缓到急,接着,他的眼泪在很多人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流了下来,他的手指着不远处低泣的说道:“爸爸,我....我看到炎子在那颗树下,他全身都湿了,脸白得就像....。”

阿凤听到自己儿子的话,她立马朝着远处看了眼,映入眼帘的除了随风摆动的树木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

她立刻意识到了什么,立马将自己的儿子给抱了起来,以至于小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。

而周围的很多村民纷纷摇头叹息着,因为他们心里也清楚,小君一旦看到了就意味着什么。

现在哭得最伤心的不是张炎的妈妈,而是张炎的爸爸,他在上面听到河边传来的话后,立刻发疯似的冲了下来,然后,跪在一颗随风晃动的松树下,痛哭着,自责着....

而张炎的妈妈似乎疯了一般,一脸无法接受的摇晃着头,喃喃自语:“不可能,不可能.....”显然是受了很大的刺激。

有几个眼尖的村民看到了河边有着人落水的痕迹,他们便是猜测到了什么。张炎的爸爸知道后,一个劲要往河里走去,说是:“河水太冷了,儿子会感冒。”全然忘记了现在正是炎热的夏季。

张国强知道他现在精神状况不好,现在下水将溺水的儿子给捞上来很危险,立马将他给拉住了。

村长张义胜看了看漆黑一片的河水,说道:“国柱呀,现在天太黑了,要不我们等明天让你儿子自个浮上来?”

张国柱怒吼道:“如果在下面沉着是你的儿子,你还会等到明天吗?”说完,就欲挣脱张国强,朝着河里走去。

村长张义胜也不计较他扯上自己的儿子,立马说道:“好,好,好,我就组织水性好的人下去将你儿子给捞上来。”

张国强见村长张义胜正在组织人下去,他对着苗赛凤说道:“你带着儿子先回家吧,我留在这里就可以了。”

苗赛凤会意,她知道溺水而死的人死相一般都不好看,也深怕吓着自己的儿子,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儿子能看到那些脏东西,可毕竟她知道自己的儿子能看到的是灵魂,人死前的相貌能不看就不看。点点头之后,便抱着小君回去了。

好在河水不是很深,当晚,几名水性较好的青年壮汉花了两个小时将尸体给捞了上来了。按照村里的习俗未成年人意外死亡是不能抬进家里的。

当地的习俗是未成年人意外死亡,如果抬进家里面,小孩会念家的,不肯离去.....

他们让张炎的父母看了最后一眼,便在村长张义胜的组织下抬进了漆黑的山里,而有部分村民则回去拿锄头跟铁锹。

………

当晚,苗赛凤将小君抱回家里,小君的情绪一直很低迷,眼泪也是止不住的流下来,无论苗赛凤怎么安慰,小君像是失去了对生命的希望,眼睛红得吓人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小君晚上又发起了高烧,吃了退烧药体温一直降不下来,折腾到后半夜体温才渐渐恢复正常。

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,张国强才回到家中,见到苗赛凤趴在儿子的床头睡着,便想将她抱到床上去睡。却不小心碰倒了一张椅子将苗赛凤给吵醒了。

苗赛凤见是自己的丈夫,用手整理下额前凌乱的发丝,深怕吵醒自己的儿子小声的说道:“你才回来吗?”

张国强疲惫的点了点头,随即叹了口气:“炎子他妈精神不正常了。”

“这事放到谁的身上,谁的精神受得了?”苗赛凤说到这里,继续说道:“希望她以后会好起来吧。”

张国强叹息了一声,这时将目光放到睡在床上的儿子身上,好奇的问道:“儿子的脸怎么那么红?”

苗赛凤一怔,立马将手放到小君的额头,焦急的说道:“怎么体温又升上来了,昨天晚上明明降下去了呀。”

这一天之中,小君的体温一直反反复复,不得已,他们便将小君送往了市里的医院,直至住了一个礼拜的院,小君才回到家中。

从那以后小君发现自己看不到那些脏东西了,他的父母对此很高兴,而小君自己也觉得很愉悦,这样他就能像一个正常人了。

扫一扫用手机免费看书

小说排行榜

推荐小说

首页

男生频道

女生频道

排行榜

第4章 张炎第4章 我住地下室第4章 新来的体育老师第4章我的新老板陈平第4章 妈咪 好饿第4章 妈咪你需要个男人榆林市副被第4章 我是新老板第4章 羞愧的聚会第4章我是新老板 主角陈平中山三院张炎子